爱跳舞会风水,见死不救李天霞

对于李天霞,大都是负面的评论,认为他是“挥金如土,爱色如命,杀人如麻”,但是他在抗战中还是表现相当出色,获得过第一号海陆空武功状,而让他最出名的却是在1947年的孟良崮战役中,对于深陷重围的整编74师见死不救,更是招来一片指责,甚至还有险些被枪决的传言,到台湾后又两度身陷囹圄,最终在落魄度日,也是令人唏嘘。

爱跳舞会风水,见死不救李天霞图1:见死不救成了李天霞最著名的标签。

出身殷实富户

李天霞,在黄埔三期中是以“挥金如土,爱色如命,杀人如麻”而闻名,但是他在抗战中却是智勇超群,凭借战功荣获第一号海陆军武功状,在1946年5月的孟良崮战役,更是因为不救援被围的整编74师而成为焦点人物。

李天霞,字耀宗,1907年出生在江苏省宝山县(今上海宝山区)一个殷实的富商家庭,父亲李霭亭在上海市区和吴淞镇开有好几家米行,母亲刘氏也是吴淞镇大米商的独生女,所以自幼生活富足,因此也养成了好胜逞强的习性,这也是他后来在戎马生涯中专横剽悍任性而为的重要原因。但他少年时母亲、父亲都先后去世,留下的丰厚遗产让大伯、二伯觊觎,幸亏忠诚老实的管家和未来的岳父徐盛江出面干涉才没有落入他人之手。由于家境富裕,出手阔绰,所以交往的朋友很多,不乏三教九流,和不少帮会人员来往密切,只是他觉得帮规繁琐才没加入。

李天霞先后就读于周家宅私塾、中西公学、市北公学、江南大学。在学校里受到国民党党员体育老师顾名世的影响,逐渐接受了革命思想,他还出资500元赞助顾名世创办《新江苏周刊》,宣传革命思想,自己也在杂志上发表抨击军阀的文章。1924年经顾名世介绍加入国民党,1925年4月南下广州报考黄埔军校,在1225名录取者中成绩名列17名,算的上是脱颖而出,考入黄埔军校第三期,从此开始了戎马生涯。

爱跳舞会风水,见死不救李天霞图2:黄埔时期的李天霞。

1926年,从黄埔军校毕业后分配到教导第1团3营8连任排长。1927年,调入新编第1师升任连长,随部队南下广东堵截南昌起义部队,在作战中负伤。1928年,伤愈后调入第3师,任15团3营营长。1930年,调任教导第3师2团2营少校营长,不久升任教导3师9团中校团副。后来因为团长夏楚中升任旅长,自己却未能升任团长便托病辞职,回到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第八期任第九队队长。1932年,调任南昌行营第一厅中校参谋。1933年,担任保定编练处第6团中校团副。1934年,调任军政部补充第1旅(旅长是黄埔三期的同学王耀武)第3团上校团长,随后率部参加对苏区的第五次围剿,与方志敏领导的北上抗日先遣队作战,因为在谭家桥、玉环山等战斗中表现出色而受到嘉奖。1936年,补充第1旅扩编为51师(师长王耀武),李天霞升任少将副师长。

荣获第一号武功状

1937年7月抗战全面爆发,8月51师和58师合编为74军(军长俞济时),51师师长王耀武,李天霞任51师副师长兼153旅旅长.74军成立后就立即参加了淞沪会战,61师奉命坚守曹王庙、施相公庙以及罗店一带,与日军激战数月,期间曾取得过不俗的战绩,上海著名的《申报》和《大公报》都曾有报道。11月中旬,李天霞率部坚守望亭,在京沪铁路137号大桥与日军血战三天,成功完成掩护友军撤退的艰巨任务。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51师在淳化镇与日军激战五昼夜之后才终因伤亡惨重而退至南京城垣,李天霞率153旅守备水西门一带城墙,接连击退日军的猛攻,直到接到撤退命令才撤出战斗。74军因为军长俞济时的叔叔俞飞鹏是交通部长,才搞到几艘小火轮,从而使部队得以安全渡过长江。

1938年,李天霞随部队参加了徐州会战,8月,调任29军40师师长,随后率部坚守庐山击退来犯日军。1939年3月,李天霞又回到74军,担任51师师长。6月,在高安会战中,李天霞的51师作为主攻部队,经过血战收复高安县城,这是全面抗战以来,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上第一次收复被日军占领下的县城,因此受到了蒋介石的通令嘉奖。

1941年3月,74军参加上高会战,此战历时25天,毙伤日军15000余人,被何应钦认为是抗战以来最精彩之战,74军在战役中居功至伟,因此被誉为“抗日铁军”,李天霞的51师作为机动部队,奋勇当先,表现极为出色,被誉为“神箭部队”,荣获第一号陆海空武功状。

爱跳舞会风水,见死不救李天霞图3:李天霞担任师长的51师获得第一号陆海空武功状。

1943年2月,李天霞升任74军副军长,率部参加鄂西会战、常德会战。1944年3月,升任100军中将军长,100军是由74军衍生而来,师团营干部大都来自74军,可以说是和74军同宗同源的兄弟部队。1944年,李天霞率部参加了长衡会战。

1945年2月,被授予陆军少将的铨叙军衔。1945年4月,率部参加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战雪峰山会战,100军在战役中的表现丝毫不比74军、18军这样的王牌部队逊色,被军事委员会列为甲等攻击部队。

1945年7月,李天霞进入陆军大学甲级将官班第三期受训。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李天霞随即提前返回部队,率部经湘潭、长沙、岳阳至武昌,稍事休整后乘船顺溜而下,在江苏泰县、泰兴上岸,接受日军混成第90旅团的投降。

李天霞在抗战中不仅率部获得第一号陆海空武功状,自己也获得了四等宝鼎和四等云麾勋章,确实为抵御外侮做出了贡献。

到底是不是见死不救

李天霞一生最大的“焦点”就是1947年5月孟良崮战役中救援被围的整编74师了。

在74军系统里,李天霞和张灵甫都是骨干,从资历上看,李天霞是黄埔三期,张灵甫是黄埔四期;从职务上看,李天霞任153旅旅长时张灵甫还是他手下的团长和副旅长,但是在前后两任军长俞济时和王耀武的心目中,却是张灵甫的分量更重。李天霞和张灵甫个性截然不同,所以两人素来不睦,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在施中诚接任王耀武担任第三任军长时,王耀武把时任副军长的李天霞调去100军当军长,虽然是升了一级,但是100军到底没法和74军比,在李天霞的心里,这简直就是被排挤出74军了,原因当然就算到了张灵甫头上,这也是两人结下的第一个梁子。

爱跳舞会风水,见死不救李天霞图4:张灵甫和李天霞的矛盾很深。

1945年12月,施中诚调任他职,74军军长的位置空缺,李天霞和张灵甫都想接任军长,因为张灵甫时任副军长,又有俞济时和王耀武保荐,比李天霞更有优势,所以最后是张灵甫接任军长,这自然让一贯好强的李天霞嫉恨不已,由此成了两人第二个也是最大的梁子。

1946年3月,国民党军进行整编,74军改编为整编74师,100军改编为整编83师,张李两人也分别改为整编74师和83师的师长。

1947年1月,74师和83都被编入汤恩伯的第一兵团,投入了山东战场作战。第一兵团以掌鞭83师、25师、65师和74师组成第一纵队,由李天霞统一指挥,尽管在2月攻占解放军华中解放区的首府临沂,但是李天霞和张灵甫还是龌龊不断,汤恩伯不得不免去了李天霞的指挥,改由整编25师师长黄百韬统一指挥,但是杂牌出身的黄百韬对于74师83师这样的嫡系部队,显然是指挥不动的,这也埋下了日后孟良崮战役失败的伏笔。‘’  5月初,国民党军向解放区腹地大举进犯,整编74师居中,25师和83师分别为其左右翼。5月7日,李天霞根据沂河以东发现解放军主力的情报,在和汤恩伯联系不上的情况下,于8日一早就擅自向东转移,因此引起在徐州督战的蒋介石震怒。

5月12日,74师开始向坦埠进攻,汤恩伯命令李天霞派出一个加强团进占孟良崮东南的桃花山切实掩护74师的侧翼,但是李天霞却出于保存实力的考虑,只派出少校团附王寿衡带了1个连携带步话机冒充旅部,结果这个连在桃花山被解放军消灭。李天霞这才意识到情况紧急,才命令57团前往垛庄掩护74师后方。57团本来就不是100军的基本部队,而且此前在苏北已经两次遭到解放军打击,虽经补充还是残破不全,装备不齐士气颓丧,李天霞此举一来即便57团损失也不会伤及83师的元气,还可以借此申报损失重新得到人员装备的补充。还电话指示57团团长罗文浪:“夜间作战要多准备向异,特别注意来往的路,要多控制几条,你是很机警的。”暗示罗文浪可以相机后撤。12日晚57团就遭到了解放军猛攻,罗文浪认为自己的任务是确保74师的右后方安全,现在如果后撤,一旦74师出了问题肯定会被追究责任,所以干脆冲进解放军的包围圈和74师会合,接受74师指挥,最后和74师一起在孟良崮被歼。

5月13日,74师和83师的联系被彻底截断,74师陷入重围。随后,83师就奉命增援74师,但遭到了解放军阻援部队的顽强阻击,进展迟缓。整编第83师下辖三个旅七个团,孟良崮战役之前,44旅130团就已被歼,旅部和131团负责守备临沂。所以孟良崮战役时,李天霞的83师参战部队实际只有五个团,其中57团又被围在包围圈内,剩下的19旅56团、44旅132团和63旅187团、189团四个团中63旅的两个团还在马山和解放军交战,始终无法脱离战斗,真正能投入解围的实际只有两个团。而且44旅是陈诚土木系的部队,已经损失了一个团,132团再遭到损失,显然就没法和陈诚交代了,这样李天霞也就只能派56团去解围了。区区一个团要想突破当面解放军两个纵队的阻击,根本是不可能的。5月16日,蒋介石下了严令,李天霞也深知一旦74师被歼,自己必定难逃干系,于是也再顾不上陈诚的面子了,将132团也投入了作战。但为时已晚,5月17日下午83师最先赶到孟良崮,而此时看到的只是一片残骸,74师已经全军覆没了。

再看74师左翼的25师,可以投入解围的兵力有五个团,而且和74师的距离也不比83师远,显然把74师被歼的责任全部归咎到李天霞头上是不公平的。也正因为如此,虽然蒋介石在听到74师被歼的消息后大为震怒,电令“汤恩伯撤职查办,李天霞就地枪决”。后来汤恩伯回南京向蒋介石详细报告了孟良崮战役的经过,李天霞才逃过了枪决,但交由最高军事法庭会审,1947年12月,最高军事法庭对“李天霞作战不力一案”审理终结,认为:“李天霞对于此次战役并无违抗命令或作战不力情节……再查其在北伐抗战诸役向极英勇,迭著功勋,奖叙有案……拟请从宽免于刑事处分”。

爱跳舞会风水,见死不救李天霞图5:李天霞和蒋介石的合影。

至于李天霞是否在这次会审中上下打点了几十根金条才得以脱罪的说法,出自57团团长罗文浪在文史资料上的回忆,但罗文浪在孟良崮战役中被俘,李天霞会审期间还在解放军的军官教导团,怎么会知道其中详情,其他也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舆论对于李天霞的诘难多年都没有平息,以至于李天霞在到了台湾之后还写下了"孟良崮上虎贲垮,千里驰援有天霞。非我见死不相救,奈何共军有高达”的诗句来宣泄心中的怨愤。

落魄的晚年

1948年1月,李天霞再次被起用,出任第一绥靖区副司令官,10月,调任37军军长。1949年1月,调任73军军长兼皖南指挥所主任。4月,曾有调任南京卫戌副总司令兼45军军长的命令,因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南京解放,李天霞来不及到职。解放军渡过长江后,李天霞率73军一路败退到福建,担负平潭岛的防御。9月解放军发起平潭岛战役,李天霞稍加接触后就报告上级第六兵团司令李延年,部队损失惨重,无力再战,请求撤退。李延年听信了这个不实报告,同意撤退,因此73军便放弃平潭岛撤到台湾。

1950年3月,台湾最高军事法庭对平潭岛战役开庭审判,以“不尽其应尽职责,临阵退却“罪名判处李延年、李天霞无期徒刑,但何应钦、顾祝同、钱大钧和蒋鼎文四位元老级将领联名上书蒋介石求情,才改判为有期徒刑十二年。黄埔系军人仍是一片哗然,很多人为二李鸣不平,只不过丢了一个小岛,就遭到这样的严厉处罚。同年11月,何应钦、顾祝同、钱大钧、徐庭瑶、汤恩伯再次上书蒋介石为二李减刑,蒋鼎文和陈继承也请求让二李调服军役,戴罪立功。这才使二李在1950年底得以交保察看,走出监狱。

1951年4月,李天霞调服军役去金门戴罪立功,金门防卫司令官胡琏也是黄埔生,和李天霞交情很好,所以对李天霞关照有加,但李天霞还是心灰意冷,很快就脱离军界解甲归田。

李天霞自幼就对奇门遁甲风水堪舆很有兴趣,戎马倥偬之间据说还得到了乡野高人的指点,在这方面的造诣相当深厚,经常和台北研究紫威斗数的民间团体三宝学社的会员切磋,很受尊重,李天霞因此自嘲“军事才能已无法施展,天文命理预测还是有用武之地”。

李天霞依仗过去积攒的家产依旧在台湾过得纸醉金迷的生活,但他酷爱赌博,短短一两年间就输掉好几处房产,最终还导致夫人岳景华和他离婚。由于他喜欢女色,在带兵打仗时也不忘跳舞,后两任夫人都是军中女政工队员出身,因此被人以“挥金如土,爱色如命,杀人如麻”来概括其一生。

爱跳舞会风水,见死不救李天霞图6:李天霞在特别喜欢跳舞,带兵打仗时也不忘跳舞。

1960年,因为在生意中有诈骗行为而遭人起诉,一时间李天霞再次成为新闻人物,各大报纸争相报道诉讼经过,最终李天霞被判有期徒刑1年8个月,第二次身陷囹圄。

1962年4月,李天霞刑满出狱,因为已经离婚,无人照料生活,平日里只好自己买菜做饭,相当落魄。

1966年12月,原先73军、74军、100军的军官筹备给李天霞安排了60岁寿宴,这些人大都已经淡出军界或者挂个顾问参议之类的闲职,因此杯盏交错中难免有些被冷遇的伤怀,当天李天霞还是很尽兴,但是谁能想到这竟是最后的晚餐,第二天李天霞就病倒了,诊断为尿毒症,而且病情日趋恶化,到1967年2月便告不治,享年60岁。

 

不过李天霞死后倒是极尽哀荣,俞济时、石觉、周志道为首组成治丧委员会,俞济时主持葬礼,蒋经国和时任“陆军总司令”高魁元、“海军总司令”冯启聪、“空军总司令”徐焕升、“联勤总司令”赖名汤、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陈大庆、宪兵总司令吴辉生、总政战部主任唐守治、“总统府参军长”余伯泉等将领都送礼敬挽。何应钦的挽联是“鞍犹壮志闻声长有九原思,秉钺著勋劳为学能通万人敌”,顾祝同的挽联是“志业长存”,薛岳的挽词是“干城共悼”,老上级俞济时的挽联“智勇超群里江表驰驱著战绩,数奇多险阻台员憔悴为沾口”更是很贴切地总结了李天霞的一生。

在线观看